dfnel寓意深刻都市言情小說 唐朝貴公子 起點-第四百七十三章:陛下說啥都對看書-ix8xm

唐朝貴公子
小說推薦唐朝貴公子
人大抵都是如此,既有趋炎附势的一面,也有落井下石的心思。
尤其是那些世族,根基深厚,总能见风使舵。
现在老皇帝撑不住了,陈正泰固然救驾有功,陛下撤了陈正泰的爵位,或许是希望让太子施恩于陈氏,这一点很多人清楚。
可是,皇帝这样的打算没有错,而太子施恩……真的能成吗?
皇帝在的时候,可谓是一言九鼎。
而太子呢?
说难听一些,大家都是老臣,所谓的老臣就是……我们当初跟着陛下打天下,或者是我们位高权重的时候,太子殿下你还没出生呢。
说句倚老卖老的话,太子殿下即便将来新君登基,难道不要照顾老臣们的感受,想怎么来就怎么来的吗?
李世民的病重,尤其是一箭差一点刺入了心脏,这样的伤势,几乎是必死无疑的了。现在只是活多久的问题,大家就等着这一天。
说到底,臣子们怕的不是皇帝,皇帝之位,在唐初的时候,其实大家并不太待见,那些历经三四朝的老臣,可是见过不少所谓小皇帝的,那又如何?还不是想怎么摆弄你就怎么摆弄你。
大家畏惧的,终究还是人,李世民可畏,李承乾……他算是个什么东西。
蒼穹之上
不畏李承乾,自然而然……也就将陈家也当成了香饽饽!
无它,利益太大了,随便啃下一点陈家的血肉来,都足够自己的家族几代受用,在这种利益的驱使之下,打着抑商或者其他的名义,借此跟着咬陈家一口,似乎也不算是良心问题。
此时,陈正泰不屑的道:“这世上,果然世态炎凉的人占了多数啊。其实这些世族,表面上是要抑商,可他们也不想想,在二皮沟,他们暗地里难道没有做买卖吗?这些家伙,实在是得了便宜还卖乖。哼,惹得急了,我将这些人平日里做买卖的事都抖落出来。”
张千却是面上堆笑,无论怎么说,他对陈正泰的印象改观了不少,尤其是这个时候,他理应和陈正泰同气连枝才是。
于是张千深深的看了陈正泰一眼道:“陈公子此言差矣。其实……他们越是晓得做买卖的好处,才更要抑商。”
“啊……”陈正泰有些不解,忍不住讶异地问道:“这是什么缘故?”
张千咳嗽一声:“你想想看,做买卖能挣钱,这一点是人所共知的,对不对?可是呢,人人都能做买卖,这利润岂不就摊薄了?所以他们也偷偷做买卖,却是不希望人人都做买卖。哪一日啊……若是真将商贾们抑制住了,这世上,能做买卖的人还能是谁?谁可以无视律法将货卖到全天下去,又有谁可以办的起作坊?”
陈正泰一听,骤然之间恍然大悟。
惡魔總裁的枕邊情人 綺夢戀戀
他起初有些不明白,世族在看到二皮沟的暴利之后,哪一个没有参与到二皮沟里的买卖里来的?可他们要抑商,大肆宣传商贾的危害,这不是自打耳光吗?
可张千此时却是一语道破了天机。
抑商的目的不是大家都不从商,而是将普通人通过法律或者是律令的形式排除出从商的活动中去。
普通人害怕律令,不敢犯法。可世族不一样,法律本来就是他们制定的,执行法律的人,也都是他们的门生故吏,以前不抑制商人的时候,世族办一家纺织的作坊,其他人可以办九十九家同样的作坊,大家彼此竞争,都挣一些利润。可若是抑商,天下的纺织作坊就是自己一家,另外九十九家被法律消灭了,那么这就不是小小的利润了,而是暴利啊。
黃金瞳(典當)
陈正泰明白了这层关系后,倒吸了一口凉气,禁不住道:“倘真是这样的心思,那么就真是令人可怖了。若朝廷真行此策,听了他们的倡议,这天下的世族,岂不都要兴风作浪?有土地,有部曲,子弟们都可任官,而且还有工商之暴利,这天下谁还能制他们?”
“是啊。”张千很认真的点头:“这也是奴所虑之处,天下的钱财,人口,土地,都在世族的手里,这朝廷岂不就成了空架子?就算是太子登基,也不过是他们的木偶而已。”
陈正泰冷笑道:“这是要图穷匕见了。”
张千语重心长地道:“太子殿下毕竟年少,对于许多人而言,此乃是天赐良机,而今……已有不少人在闹此事了。”
陈正泰颔首,皱着眉头道:“但愿陛下不要有事,如若不然,真未必能压得住他们。话说,你一个宦官,成日也琢磨这事?”
张千抬头,不禁白了陈正泰一眼:“奴乃阉人,没有子孙后代,伺候了陛下半辈子,又无门户私计,自是一切都以皇家为重。你以为奴和你一般?”
陈正泰不禁尴尬的笑了笑:“哈……其实我和你一样。”
张千惊骇的道:“你也是阉人?那你那儿子,是谁生的?”
“……”
陈正泰怒骂道:“我说的是,我也没有门户私计,心里只是以朝廷为重。”
张千松了口气,看来是自己听岔了,竟差一丁点以为,陈正泰的身体也有什么缺陷呢!
他喃喃道:“吓咱一跳,不然就真苦了公主殿下了。”
你确定你这不是骂人?
陈正泰对他很无语,这是把天聊死的节奏了,于是他不再搭理张千,随即前往密室……
李冰傳奇
盛宋官道
在宫里的人看来,太子殿下和陈正泰似乎在搞什么密谋一般,将陛下藏匿在密室里,谁也不见,这倒是和历朝历代皇帝即将要病逝的情节一般,总会有身边的人隐瞒陛下的死讯。
因此,总有不少人想要打探皇帝的消息,可张千布置的很严密,绝不透露出一分半点的消息。
陈正泰赶至密室,将李承乾几个换下来。
李世民又睡了许久,高烧依旧还没退,陈正泰摸了一下滚烫的额头,李世民似乎有了反应,他疲惫的睁眼起来,口里努力的啊了一声。
见陛下醒了,陈正泰立即抖擞精神,忙道:“陛下……想喝水?”
星迹之行 叶落残影
李世民眨眨眼。
谁能想到,平日里顾盼自雄的李二郎,现在却到了这个境地,可见人的祸福,真是难料。
陈正泰唏嘘着,连忙取了温水,小心翼翼的一点点的给李世民喂下。
李世民这才出了口气,似乎睡了一觉,精神了少许,他张了张嘴,努力道:“朕……朕这是在哪里?”
他说话的声音很轻,陈正泰几乎是耳朵贴着他的嘴巴,才勉强能听清楚。
不过陈正泰的心里还是忍不住欢喜,李世民的求生欲越来越强了,于是道:“陛下,这里是陛下养病的密室,陛下中了箭,难道忘了吗?儿臣与皇后娘娘以及太子殿下,在此给陛下动了手术……陛下洪福齐天,现在……已好了不少了。若是能熬过去,陛下迟早便可恢复龙体了。”
李世民努力的想了想,混浊的眼眸逐渐的变得有焦点,此时,他似乎想起了一些事,而后轻声道:“这样说来……朕一箭穿心,竟也可活下来了,这定又是你妙手回春吧?”
陈正泰也不谦虚,你说一箭穿心就一箭穿心吧,陈正泰道:“这算不得什么,其实都是长孙娘娘和太子殿下的功劳。”
李世民脸上带着欣慰,长孙皇后自是不必说的,他想不到太子竟也有这份孝心。
李世民毕竟是通过宫变登台的,对于自己的儿子,固然是疼爱,可若是完全没有防备心理,这是绝不可能的。
而太子分明可以等到他驾崩,便可高高兴兴的登基了。最多在他驾崩之后,表现一下孝心,可哪里想到,在他眼看命不久矣的时候,太子还肯出一份力。
至于陈正泰……
李世民凝视着陈正泰道:“你救驾有功,可朕夺了你的爵位,你还肯救朕?”
陈正泰立马就板着脸道:“儿臣既是陛下的弟子,也是陛下的女婿,陛下既然要夺儿臣爵位,想来也是为了儿臣好吧,儿臣知道陛下对儿臣……绝不会有歹意的。救治自己的尊长,乃是为人婿和为人学生的本份,有什么肯不肯的呢?”
拒嫁豪門:首席總裁請滾開 竹宴
“朕今日方知忠孝二字。”李世民不禁感慨道。
这是实在话,身为皇帝,见多了父子反目,兄弟仇杀,宗室不睦,君臣失谐,所谓的天子,掌握了天下的权柄,调度着天下的利益,因而……处在这旋涡的中心,李世民比任何人都要理智,知晓这世上的人都有私心,都有贪欲。
可现在……李世民却发现,自己欠陈正泰的太多太多了。
陈正泰此时劝道:“陛下还是好好休息,努力调养好身体吧。这生死关头,陛下还未完全过去的,此时更该保重龙体。”
李世民却是道:“朕感觉……感觉自己睡了太久太久。这……歇……也已歇够了。如今……实在不愿再闭上眼睛,去面对那见不到尽头的黑暗了,你坐一旁来……坐到朕的身边,陪朕说说话吧。”
陈正泰理解李世民现在的感受,倒也不扭捏,索性坐在了一旁,便又听李世民问:“外头如今怎么样了?”
所谓的外头,自然是外朝。
陈正泰道:“儿臣一直都在宫中探视陛下,外头发生了什么,所知不多,只是晓得……有人起心动念,似乎在谋划什么。”
“朕不能死啊!”李世民感慨道:“朕倘若驾崩,不知多少人要弹冠相庆了。”
“陛下言重了。”陈正泰道:“其实还是有许多人对陛下忠心耿耿,甚为关切的。”
李世民固执的摇摇头,只是因为现在身体虚弱,所以摇得很轻很轻,口里道:“连张亮这样的人都会反叛,如今这世上,除了你与朕的至亲之人,还有谁可以相信呢?朕龙体康健的时候,他们之所以对朕忠心耿耿,不过是他们的贪欲,被背叛朕的恐惧所压制住了吧,但凡有机会,他们照旧会跳出来的。”
陈正泰失笑道:“周公恐惧流言日,王莽未篡恭谦时……”
李世民细细的品着这句话,不禁道:“你又作诗了。”
“这……”陈正泰方才也只是下意识的念出来,此时才意识到,好像这诗有些不合时宜了,毕竟这诗人白居易还没出生呢,陈正泰忙道:“儿臣……是侥幸听人作的。”
李世民摇头道:“你真奇怪,总是要假托他人,生恐朕知道你学富五车似的。可世间的人和你全然不同,他们哪怕知道是别人的诗,也要抄到自己的名下,生恐别人不知他有才学。”
此时,李世民看起来恢复了许多。
陈正泰下意识的又摸了摸他的额头,感受着他的体温,高热居然退下了不少,看来是青霉素起了效果了,方才换药的时候,已经能感到伤口要快速的愈合了。
这令陈正泰心里轻松了许多,说话也不禁轻快了一些:“陛下这些话,令儿臣无地自容。”
李世民则道:“无地自容的是别人,不是你。”
他声音大了一些:“你可知朕为何要撤了你的爵位?”
人魚效應 黑貓白襪子
陈正泰心里倒是有一些想法的,不过这时却摇摇头:“儿臣不想知道。”
“真是个奇怪的人啊。”李世民勉强咧嘴,算是笑了笑:“你不想,那朕便不说了,只是你需知道,朕不会害你便是,今日朕经历了生死,感慨良多,朕的病情,现在有何人知道?”
“啊……”陈正泰道:“其实给陛下动手术,本就是大逆不道,所以……所以除了娘娘和太子,还有儿臣以及两位公主殿下,噢,还有张千公公,其余人,都一概不知陛下的真实境况。”
“不知才好。”李世民道:“朕曾作诗,板荡识忠臣!这个时候,正可看一看,这满朝文武,谁忠谁奸!你待会儿偷偷传朕密旨给太子,暂时……不可透露风声,朕……暂时也不需他照料了,他也该去见一见百官了。”
怎么听着,好像李世民想偷袭,想骗的意思。
这样好吗?
………………
第二章送到,同学们,求月票。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