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tkr8精彩都市小说 天唐錦繡討論-第一千一百三十九章 心生歹意分享-p70v3

天唐錦繡
小說推薦天唐錦繡
这群骑士自然也见到了停驻在长街一侧的马车以及诸多护卫,不过李治的马车并未有特殊的徽记,故而这些骑士也并未在意,只以为是寻常富贵人家前来码头办事。
只从他们嚣张跋扈的敢于在长街上拦阻武媚娘马车,便可知这些人背景深厚,等闲勋戚官员根本不曾放在眼中……
王府禁卫在马车外低声询问:“殿下,是一群关陇子弟,为首的乃是赵国公家的五郎长孙温……咱们是否要出手?”
作为李治身边的禁卫,时不时的就要陪同自家殿下跑到码头来转一转,每一回都是寻着这两四轮马车、这个美人,还有什么不明白?
只不过这些禁卫也都是功勋子弟,自然晓得这房家湾码头是何人之产业,而这个靓丽娇艳的女子又是何身份,故而不敢造次。
但此次不同,眼瞅着那美人遇上了麻烦,若是殿下这个时候挺身而出、英雄救美,岂不是一出佳话?
至于这个美人乃是房俊小妾之身份,倒是无妨。眼下社会风气开放,尤其是权贵之间愈发玩得开,相互之间转赠小妾实乃寻常,只要不是用强,而是用手段博得美人欢心,想必房俊也会将这武娘子拱手送于殿下。
即便房俊对这个小妾再是宠爱,可说到底,也不过是一个小妾而已,低贱得很……
玩轉時空的超人
李治倒是真有这样的想法。
不过他可不敢奢望房俊将武媚娘赠给自己,旁人不知其中底细,他岂能不知房俊对于这个武娘子视若珍宝、爱若明珠,断然不可能赠予他人?只是单只在美人面前上演一出“英雄救美”,讨得美人欢心,博得美人一笑,却也便即足够了。
但是他略一沉吟,道:“勿要惊动他们,先看一看再说。”
长孙家于房家势成水火,如今长孙家又在西域谋害房俊不成,两家之间的仇隙自然愈发深邃不可缓解,这长孙温此刻拦阻武媚娘,意欲何为?
难不成这厮色胆包天,以为房俊不在长安,便欲用强糟蹋了房俊的小妾,以此达到羞辱房俊之目的?
若是那般,李治今日可就不能袖手旁观了,即便关陇门阀乃是他的支持者,可只要长孙温敢做出这种事,他势必扒了长孙温一层皮。
腹黑邪帝:霸宠神医狂后
阑槛孤凭 崇安
虽然不曾与武娘子有过半分肌肤之亲,更不曾两情相悦、暗通款曲,可李治对于武媚娘却是情根深种,只觉得这女人一颦一笑都能够勾摄他的魂魄,眉眼之间那股妩媚之风情更是撩动心弦,上辈子注定就该这辈子属于他……
只可惜呀,恨不相逢未嫁时。
而且武娘子嫁的还是房俊,这是为数不多的可以让李治深为忌惮、不敢招惹的人物,否则说不得也要使点手段,巧取豪夺亦要抱得美人归……
故而,就算是关陇子弟,可只要敢招惹武娘子,李治绝对会让他们好看。
……
长街另一边,武媚娘刚刚走下马车便被一群骑士拦阻,心中一惊,待到左右家将护卫上前,这才定了定神儿,向着来人看去。
这群骑士将马车围堵,分散站开,谨防有人靠近。
一人自马背上纵身跃下,锦帽貂裘相貌俊朗,只是两眼狭长、嘴唇单薄,望之予人刻薄阴狠之感。
这人来到近前,隔着房家家将,冲着武媚娘拱手道:“在下长孙温,今日有一事说与武娘子知晓,冒昧之处,还望海涵。”
武媚娘俏脸冰冷,哼了一声,道:“既然汝可知冒昧,那就没什么可说的,还请速速离去,莫要引起误会。”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六界之妖界浮生 亦然
她冰雪聪明,只看长孙温气势汹汹而来,便知对方所图为何,故而没给好脸色。
长孙温一滞,没想到自己客套一句居然被抓住把柄,心中有些恼火,不过却也并未发作:“也非是与武娘子商量,只是想要托付武娘子给越国公待句话。”
恶魔领主
武媚娘道:“妾身不过是房家一个小妾,家中之事从不曾理会,长孙五郎有什么话自去吾家郎君面前说便是,何需妾身转述?再者,这光天化日之下,长孙无浪这般聚众将妾身堵在此地,若是被外人见到,生出什么误会就不好了,还请速速离去。”
“嘿!”
长孙温快要气炸了肺,连着两句话都给堵回来,将他噎的不轻,心中恼火更甚。
不过他也知道家中状况危及,这等时候绝不敢节外生枝,故而只能忍着怒气,硬梆梆道:“还请武娘子转告越国公,得饶人处且饶人,西域之事与长孙家并无关联,只是下边一些人擅自行事,这才导致误会。只要越国公大人大量,长孙家便记得这份人情,定有后报。”
一听他说这话,武媚娘秀美的眼眸眨了眨,唇角略微一挑,露出一个满含讥讽的笑意:“呦,长孙五郎这是登门致歉,伏低做小恳请谅解了?”
不仅是长孙温,左右长孙家的家兵尽皆面红耳赤,怒目而视。
长孙家就算再是落魄,又岂是区区一个房家小妾可以出言讥讽?
长孙温冷着脸,忍着气,不悦道:“武娘子固然一介女流,却也是这长安城中数得着有脸面的人物,何以这般咄咄逼人?吾今日前来,只是希望武娘子能够给越国公带一句话,大家往昔虽有积怨,却不至你死我活,可若是越国公一意孤行,存心将长孙家拖下水,那也就休怪长孙家不择手段!往后武娘子也好,房家的谁也罢,出门的时候多带些人,多留些神,免得有什么意外。”
血之羈絆 雪染傷
非恋即爱系列之锁离阳
武媚娘陡然色变,柳眉倒竖,春葱一般的手指直接指着长孙温的鼻子,唾骂道:“放屁!你们长孙家目无君上、罔顾国法,做下那等通敌叛国之事,自由国法律例惩处,又与我房家何干?如今非但不知悔改,反而跑来威胁恐吓我一个妇道人家,简直无耻之尤!如果这就是你们长孙家的家风,改日我倒是要问一问赵国公,怎地教出这么一帮酒囊饭袋、无耻之徒!”
武媚娘本就不是一个和善之人,眼下被人欺到面前,若是忍了就代表房家矮了一头,岂能作罢?
当即大发雌威,将长孙温骂了一个狗血淋头。
偏偏没人觉得她是狐假虎威、虚张声势,毕竟这位娘子当初可是将令狐德棻那等饱学鸿儒、朝廷重臣都给挠了一个满脸桃花开,如若异日当真遇见长孙无忌,也未必不敢扑上去挠两把。
只要想想若是长孙无忌被武媚娘给挠了……那画面太美,长孙温不敢想。
然则眼下武媚娘口口声声对长孙无忌毫无尊敬之意,长孙温身为人子,如何能忍?
他上前一步,狠狠瞪着武媚娘:“房俊宠你惯着你,别以为整个长安城就都怕你!若敢继续出言不逊,吾倒是不介意帮着房俊好生教训教训你。”
事实上,他有些后悔来找武媚娘了。
西域之事彻底事发,朝中上下舆论纷纷,兄长长孙淹上午去了晋王府求援,却被晋王一顿斥责撵了出去,长孙家上上下下顿时就觉察到不妙。
明末虎啸
原本以为长安局势不稳,太子投鼠忌器,必然不敢大张旗鼓揭破此事,如此至少也能坚持到长孙无忌自辽东归来主持大局,局势未必就会崩坏。可是晋王的态度,却使得长孙家子弟感受到朝廷这一次怕是未必肯将事情压下来。
等到听闻太子在东宫对萧瑀的说辞,长孙家算是彻底慌了神……
以前长孙濬在的时候,还算是有一个主心骨,如今长孙濬也死了,长孙家上上下下就没了一个能够拿主意的人,慌乱之间,自然各有主张。
长孙温便想着前往房家求见高阳公主,向其表达长孙家宁为玉碎不为瓦全之决心,希望能够震慑房俊,使其劝说太子收回成命。却不料高阳公主根本避之不见,连大门都不让进。
无奈之下,他只好退而求其次,前来码头寻找武媚娘。
軍門撩寵,寵入骨
在他想来,武媚娘固然有些名声,可到底不过一女流之辈,胆小怕事自是应当,只要威胁恐吓一番必然哭哭啼啼的向房俊去信诉苦,规劝房俊勿要将实情做绝。
而以房俊对武媚娘之宠爱,多半会应承下来。
可却万没想到,这个看上去妩媚娇艳娇滴滴的女子,却剽悍泼辣得一塌糊涂,让他一时间有些坐蜡。
事情与自己预想的不一样,非但未能解决,反倒是愈发将房家人给得罪了……这可如何是好?
长孙温是个浑人,这时候觉得既然此路不通,那不如另辟蹊径。
看着娇滴滴美艳如花的武媚娘,他登时恶向胆边生,不如干脆绑了这武娘子,逼得房俊规劝太子收手,反正事后自己一力担之,必不牵累家族就是了……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