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ujk0人氣連載小說 乞活西晉末 ptt-第七百五十一回 平陽鉅變看書-mortz

乞活西晉末
小說推薦乞活西晉末
平阳城,车骑将军府,宴会大堂,随着大批军兵杀气腾腾的涌入,厅内顿时一片大乱,惊呼尖叫声此起彼伏,刀剑出鞘声锵锵不绝,更有许多人放声嘶吼:“来人,护卫何在?快来人啊!”
贴身司机 漠鹰王
重生之都市煉金師
“叫吧,叫吧,哈哈,叫破喉咙都不会有人来解救尔等!”靳准已在第一时间退入军兵群中,一脸戏谑的看着大厅中的乱象,他仰天大笑道,“尔等那些护卫军兵,都已进了梦乡,谁知现在正与哪个女人鬼混呢,只怕没空搭理尔等啦,哈哈!”
事态至此,傻子都知道要有大事发生,而这个素来心术不正的靳准,多半是要发起叛乱了。正座之上的刘粲,愣怔半天,这才一骨碌藏至贴身护卫的身后,色厉内荏的叫道:“靳准,尔意欲何为?你须知晓,我父皇虽率大军在外,但老马岭距此并不算远,骑军一日便可赶回,你若敢胡来,小心身死族灭!”
“靳准,适才你也说了,如今前线对峙稳定,外有东晋发兵,更有其余各方蠢蠢欲动,眼见便有百万联军共伐华国,华国坚持不了多久,我大匈汉国也倒不了,你万莫自误呀!”这时,朱纪也跳将出来,语气却已缓和许多,“只要你收回不该有的心思,某以声誉身家担保,此事可以当做没发生过!”
“够了,少来花言巧语,你有声誉吗?某既投了华国,便不会再想着回头,哼,更何况,华王定鼎天下乃早晚之事,某又何必回头?”靳准已然收起小人得志的嘴脸,不耐烦道,“来人,先将刘粲与厅中所有人给控制起来,但有抵抗者,格杀勿论!”
上千有备而来的军兵结阵配合,对付数十毫无预备的来宾,即便来宾间不乏凶悍战将,亦或刘粲等人贴身的护卫高手,事态也根本不会出现任何反复。事实上,在刘粲的贴身护卫与几名匈将被无情斩杀之后,厅中便已再无反抗。除了几名本就与靳准暗通环曲的将佐,余者皆被反绑看押。
刘粲倒是稍得优待,只被军兵环嗣,但目睹了贴身护卫被斩杀面前,他此刻早已维持不住既往的王者风范,颤颤巍巍的缩成一团,涕泪横流的叫道:“靳准,不,靳公,有事好商量呀,我大匈汉国可不曾亏待于你,本王对你更是不薄,本王还欲与你亲上加亲…”
“住口,尔若再敢提及一句亲事,某这就先阉了你!哼,刘聪多少还算英雄,可似你这等荒淫无能之辈,也配染指我靳准之女?”靳准断喝出声,顿时截住了刘粲的唧唧歪歪。
異世傲妃
尽管此前靳准的献女之举,事实上已被纪泽托词回绝,他才会借小女靳月秀的美色诱惑刘粲,进而利用刘粲的身份,将平阳城内的匈汉要员们悉数骗入他的将军府,骗入这场鸿门大宴,可他的小女儿没准日后还是他混官场的一大筹码,如今自然要与刘粲这条死鱼完全切割。
“不过,只要你乖乖听话,老实配合,某倒是可以饶你一条性命,并向华王为你恳求一条活路。相信华王仁义,当会留下你,至少你还可以用于稳定战后人心嘛。”终归刘粲还有用处,靳准放缓声音,和风细雨道。
靳准那神情,恰如过往他阿谀刘粲之时,可如今,却令刘粲浑身一抖,继而忙不迭的点头,几乎是哭着喊着道:“靳公仁义,但有所命,必不敢辞,必不敢辞!”
hp同人之拐走西弗勒斯 露凝煙飛揚
眼底闪过极度蔑视,靳准面上依旧温和,他一翻手,已从袖中取出几份文书,笑呵呵道:“还请殿下先行将这些军令誊抄一份,别忘用印签名哦!”
继而,靳准又转向厅中其他被俘来宾,掏出另外一叠文书,笑眯眯道:“诸位,废话某也不多说了,毕竟都是昔日同僚,只要诸位老实配合,靳某只会软禁,决不会伤及诸位以及诸位眷属…”
靳准本就坐拥平阳城内的过半兵马,得了一应手令之后,早有预谋的他,旋即下令自己的直属嫡系兵马出动,持手令换防他部兵马,彻底掌控了平阳的所有城门与内外宫门,以及所有粮库武备库等重要设施,乃至一应干道路口。
与之同时,靳准与数名党羽急急进入各自军营,聚集麾下一众中层军将,抬出刘粲遇刺的由头,拿出刘粲下达的手令,以勾结会稽王刘康谋反投敌为罪名,贼喊捉贼,当众处决了部分平素与他们尿不到一个壶里的匈奴死忠,或是其他权贵掺的沙子,代之以亲信,从而将嫡系队伍彻底肃清,掌控至可以跟随造反的程度。
草莓加檸檬 暮海驚雲
重生之超級銀行系統 6號鼠標
继而,靳准马不停蹄,亲率兵马逼至平阳城内城州的他方军营,再度顶着刘粲的名义贼喊捉贼,以勾结会稽王刘康谋反投敌并刺杀太子为罪名,斩杀了部分死忠匈奴亦或太没眼色的中层将领,并凭借太子刘粲的手令,将自己的亲信推上岗位。
在这里,靳准不可避免的遇上了些许阻力甚至武力对抗,但他方势力各部兵马的主将都已陷于鸿门宴,各部都是独木难支,且有太子名义压着,反抗者却是从者寥寥,又岂能撼动本就地位尊崇且手握重兵的靳准一方?
我的网友是女鬼 花无道
待得靳准大致掌控了平阳城不足四成的他部匈军,时间也近子夜,车骑将军府的异状与各处军营的异动再也无法遮掩,靳准遂勒令新收编的他方军兵封锁驻地,留营整顿,原本的嫡系军兵则四面出动,除了干翻躺着中枪的会稽王刘康,也开始了对平阳城的清理。
依旧打着刘粲的旗号,贼喊捉贼的靳准仍以清扫叛党为名义,大搜全城,借机进一步清理城内的私兵武装,而根据匈奴大兵们的优良脾性,这很快演变为大杀特杀。所有过往有隙或是存在威胁的权贵豪门,皆在血洗之列,至于此前鸿门宴上获取手令时对人所做的安全承诺,靳准可就有点记性不好了。
血腥之夜过后,平阳城内的匈奴权贵已被清理过半,而通过一夜的抄家灭门与烧杀劫掠,收获颇丰且再难回头的一干军兵,也算彻底跟定了靳准本人而非匈汉政权。到了这时,平阳城内事实上已没了哪怕能阻挠一下靳准施为的力量。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看文基地】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不过,天生就有反骨仔的谨慎潜质,深谙拉人下水之道的靳准仍未放松。五月十一甫一天明,他依旧打着刘粲的名头,复又分营拉出临时收编整顿的非嫡系兵马,在部分嫡系兵马的隐隐督战下,发起了新一轮的大清洗,而此次的目标,则最终指向了平阳城内除了太子东宫之外,所有尚存的刘姓王府…
经过靳准一层层的抽丝剥茧,待得刘康之外的匈汉皇族们意欲反抗“刘粲”的清洗,哪里还能泛起风浪,只能被一家家的轻松攻灭,惨遭洗掠。午时三刻,数百匈汉刘氏的皇族子弟,被押至平阳皇宫前的广场,面对由靳准与一干虎狼之士“殷勤”陪同而来的刘粲,他们的怒骂哀求自不必赘述。
“咔嚓!咔嚓!咔嚓…”寒光闪过,大刀片子落下,数百性命消逝。在刘粲的亲自监斩下,作为投名状,行刑这帮匈汉皇族的操刀之人,则是城内尚余三万匈兵的一应百夫长以上军将。
巫神
就此,接近一个昼夜的时间,靳准打着监国太子刘粲的旗号,先扣鹰头,再控鹰爪,再折鹰翅,最后剥皮剁肉,过程中更是利用死道友不死贫道的公理,一步步将中低层军兵裹挟其中,从而血腥的、完全的且很顺利的肢解铲除了平阳城内的一应忠匈势力。
广场之上,人头滚滚,血流成河,可直到此时,大都匈汉军兵仍然以为,这场平阳之乱仅是皇室内部的权力斗争,尽管似乎极度血腥,也极其不合时宜,可在数百年的匈奴历史上,这又算个毛?左右上层间打生打死,下面的能保住自己的身家就好嘛,跟谁不是跟?
同样面对着广场上的一片血腥,监斩高台上的刘粲瘫坐于席,面色苍白,心如刀绞,哪怕死去的许多人一度是他登基皇位的威胁,他也曾恨不得对方去死,可一下都死光了,匈汉的中坚核心也就基本没了,他这个太子虽被胁迫,也是洗刷不清的罪人,他刘粲,生命的轨迹将与匈汉皇位彻底无缘,可恨的靳准啊!
百宝仙童
“太子殿下,您该说话了!不需要靳某再教你一遍吧?”靳准的低喝在身畔响起,口吻森寒彻骨。
刘粲一个激灵,求生的欲望压过其他一切有的没的,他忙哆嗦着双腿起身,好险没一个趔趄重新栽倒回去,幸得身边“护卫”及时搀扶才能站稳。定了定神,他掏出靳准为他备好的文书,涕然念道:“诸位,如今华国百万大军压境,我大匈东、北两线岌岌可危。昨日更有军报传来,华国西路骑军已然横扫河套,断了我大匈的草原逃路…”
终归心有不甘,刘粲念着念着,尤其念到一应军情妄语之时,便有点念不下去了,可他愕然且愤然的发现,高台前方的人力喇叭们,依旧在大声“复述”着他未及出口的说辞:“更有关中魏复,发兵三十万,号称助华国共讨我大匈。如此危局,我大匈灭亡已在所难免。为免百姓罹难,为保匈人元气,本王以监国的身份,正式宣布,即日起,所有匈汉城池与武装,无条件向华国投降…”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