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小說 團寵她重生後隱婚了 愛下-第285章 暖暖推薦

團寵她重生後隱婚了
小說推薦團寵她重生後隱婚了团宠她重生后隐婚了
君悦酒店最好的房间里,君悦的老板正跟未来的老板谈合作,谈到想跪地上哭。
宁城则是一片欢声笑语。
无论是苏许两家,还是顾谨遇家,都在为苏慕许的高考分数感到开心。
原本他们想要举办更盛大的庆功宴,但苏慕许一直没回来,明天又要去领证,只能暂时作罢,让孩子们先在城堡那边欢乐一下。
等通知书正式下来,自会再安排一场正式的庆功宴。
当然,也可以是谢师宴。
感谢顾谨遇这个家庭教师和孟盼晴这位后勤主任,那么用心的提高了苏慕许的成绩,以及体重!
城堡里,苏慕许喝了点酒,有些飘飘然。
她穿着许言送她的超闪亮香槟色镶钻礼服,像个花蝴蝶似的,飘来飘去,恨不得跟每个人都碰上三杯。
顾谨遇看的揪心,不知道她喝多了会是什么样子。
好在不用他提醒,她还记得明天是他妈妈和陆爸爸领证的日子。
“大哥,你明天一定要来啊!到时候我会把顾妈妈和陆爸爸带到这里来的,为他们举办一场小型的浪漫晚宴!”苏慕许又一次邀请苏慕白。
苏慕白心知肚明,感激不尽,要敬苏慕许一杯。
苏慕许嘿嘿一笑,将手里的红酒跟许言刚端起的一杯果汁调换了一下,“我喝果汁吧,明天有喜事,不能喝醉。”
大家一致认同,全部将酒给换掉。
果汁过三巡,苏慕许问许为:“三表哥,这就是你为我准备的盛大庆功宴吗?”
她刚要说差了点意思,许铎冷声道:“我办的!你是不是傻?”
舌头在嘴巴里急转弯,苏慕许立马改了口:“我太喜欢了!好棒呀!”
众人:“吁……”
苏慕许笑的像两百斤的胖子:“哈哈哈,人家好爱你们哦~”
她话音刚落,陆鹿鹿嘹亮的声音传来:“苏慕许!你太过分了!居然不喊我!”
苏慕许打了个哆嗦,立马躲到顾谨遇身后。
想了想,又跑到一直静坐着的简希身后。
好想知道鹿姐打不打得过希姐。
陆鹿鹿已经听苏慕林说过晋城的事了,一看到简希,还是怔了一秒。
危机感!
席卷全身!
这个妹子身材也太好了!
苏慕许那个颜控,不但喜欢男色,连美女也不放过,她地位更不保了!
听说还非常能打……
不知道打不打得过她。
“这不是还没结束吗?”苏慕许笑嘻嘻道,“来,喝果汁啊!”
“我要喝酒!”陆鹿鹿叉起腰来。
苏慕林忙道:“不能喝酒,明天还要陪爸爸妈妈去领证。”
陆鹿鹿瞬间收起双手,笑的温柔。
这一声爸爸妈妈,喊的她身心舒爽。
一把挽住苏慕林的胳膊,陆鹿鹿心情大好。
在座的各位,只有她和苏慕林是订婚了的,是双方家长认可且祝福的恋爱关系,谁也比不过。
简希看着,挺羡慕的。
苏慕林性子也闷,但他的眼里全是陆鹿鹿。
爱的眼神,做不了假。
她瞬间想起一句话来。
林深时见鹿,海蓝时见鲸。
好浪漫。
夜越来越深,许铎命人将灯光秀给关掉,只有露天party的灯光还在。
四周寂静了下来,大家围坐在一起,许为拿来吉他,为苏慕许唱歌。
苏慕许捧着脸,专注听着,只觉得好听的不得了。
她的三表哥,还是第一次唱温柔舒缓的歌给她听,和往日里嘻哈摇滚截然不同。
许言和苏慕乔自发的配舞,一看就是现场发挥的,却是非常默契,不但跟得上拍子,动作优雅动人,还很符合歌曲的意境。
苏慕许看的呆了,听的痴了,连眼泪什么时候落下的,也不知道。
顾谨遇一直看着她,看着她笑,看着她哀伤,看着她难过,不忍心打扰。
许为忽然停下来,紧张的问离他最近的苏慕白:“我是不是挑错了歌?”
苏慕白看着苏慕许笑着掉眼泪的样子,也说不准这一首火了小半年的《凉凉》是不是选错了。
许铎看的心疼,起身走到许为身后,一巴掌拍许为的脑袋上,低声呵斥:“你是不是喝多了?小妹的庆功宴,你来一曲《凉凉》,我真不知道你怎么想的。”
许为将吉他靠在脚边,揉了揉被打疼的脑袋,“可能真喝多了。我想着即使喝多,明天晚上也不耽误。”
“不是的,是太感人了,”苏慕许醒过神来,为许为辩解,“为哥哥唱的太好了,言哥哥和乔哥哥伴舞也动人,我一时入了戏,没能控制住。”
许为:“那也是我的错,不该唱这么哀婉的歌,我重新来一首怎么样?”
“我来吧。”顾谨遇抬了抬手,径自起身,走向许为。
许为惊讶道:“你会唱歌?”
苏慕白轻咳一声道:“有他不会的吗?很多时候我都想让他原地出道。”
苏慕许瞬间不哀伤了,什么“生劫易渡情劫难了,折旧的心还有几分前生的恨”,什么“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别让恩怨爱恨凉透那花的纯”,全都抛之脑后。
眼泪一擦,她的眼里就只有抱起吉他的顾谨遇。
她开始期待,他会唱一首什么歌呢?
肯定不会是哀婉的了。
旋律响起,苏慕许觉得耳熟极了!
这是她小时候超喜欢的歌啊!
这首歌直接暴露了年龄……
梁静茹的《暖暖》。
她凝视着他,专注的听着,不由自主的跟着他一起唱,很罕见的没有跑调。
“我想说其实你很好,你自己却不知道。真心的对我好,不要求回报。爱一个人,希望他过更好。”
顾谨遇唱到这一部分时,所有人都不由自主的跟着唱了起来,并拿起了灯牌,随着旋律,轻轻的晃着。
一首歌下来,苏慕许又哭了。
甜哭的。
“再来一首!”她双手做喇叭状,欢呼着。
顾谨遇笑了笑,起身。
再唱一首,他怕暴露更多。
结果他才站起身,又被许为和许铎给按了下去,其他人则拍着手喊道:“Encore!Encore!Encore!”
顾谨遇扫视一周,没见唐乾,不用想也是在陪着唐昕。
唐昕的作息在国内几天已经很规律了,一到九点半就要睡觉的。
唐乾不在,谁来保护他的安危?
他太怕一首歌唱下去,小命不保。
“墨迹什么?是不是男人?”许铎急躁的想踹顾谨遇,“让你唱是给你面子,赶紧的。”
顾谨遇清了清嗓子,笑道:“我可以唱,但要事先说好,我唱得不好也不能打我。我唱歌的时候,谁要是打我,谁就不是男人。”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